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,包塑金属软管,不锈钢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塑料波纹管
详细企业介绍
?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,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;我们是制造商,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,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,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
  • 行业:塑料建材
  • 地址:上海市闸北区普善路280号3号厂房
  • 电话:021-63525587
  • 传真:021-63500047
  • 联系人:何静
公告
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: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,内包塑软管,平包塑软管,内外包塑软管,不锈钢穿线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软管,塑料波纹管,金属软管接头,塑料软管接头,电缆防水接头,防水接线盒,明装盒等。
合肥论坛

南理工职称改革 重大成果带头人有权推荐晋升 职称 理

  发布于 2021-02-12   阅读()  

  原标题:南理工职称改革:分类施行,重大成果带头人有权推荐成员晋升

南京理工大学

  在南京理工大学(以下简称南理工)做了8年副高科研“老人”,堵平终于在今年评上了正高级的研究员职称。他笑说自己比较幸运,正好赶上了学校职称改革的第一班车。

  堵平常年跟随团队做国防科研。不同于民用科研类项目,其团队所出的成果常因涉密不能发表论文,这在南理工改革前的职称评选体系中容易“吃亏”。

  今年启动的新的评选体系给了他另一条路:只要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等“三大奖”,且排名靠前,就能获得团队第一负责人的推荐晋升。堵平就是在这条渠道上获得了正高。

  分管人事的南理工校长助理陈钱对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说,南理工的特色是承载了许多国防军工研究项目,如此改革有利于促进科研团队发展,产出大的科研成果。

  这还只是南理工此次职称改革中的一个方面。以教学为主的教师职称评定中更注重教学成果,而非单一的论文指标;凭借实验室工作成果,实验教师及技术人员也有望获得正高职称。这些也是改革中的亮点。

  要改革,人事是突破口,职称是“指挥棒”

  南理工此番职称改革算是历来最“大动干戈”的一次。

  外有国家的“十三五”规划、“双一流”大学建设的要求,内有南理工在此种背景下综合改革的规划,聚焦人事制度的职称改革便应运而生。

  “人事制度改革是学校各项改革的突破口,这个改好了就能带动其他方面快速提升。而人事制度中,职称是‘指挥棒’。”陈钱告诉澎湃新闻,内外双重需求下,该校自去年始全面铺开了这项工程,今年4月系统的改革方案出台。

  一直以来,职务晋升意味着教师学术水平、地位的提升。而什么样的教师能予以晋升,其晋升的标准和路径如何,则直接反映了学校在师资队伍建设上的特点和导向。

  以南理工为例,改革之前,该校有两套职称评选体系,校内所有教师按照这两大类所设定的晋升标准去申请职称。一类是教学科研并重,一类是科研为主,两套体系中承担课题项目、在重要刊物上发表一定数量、质量的研究成果论文都是硬性指标。

  “这样设定也有他的道理,因为南理工重研究。”但是,陈钱说,其中也有弊端。比如,以教学为主的老师平时时间大多花在教学上,做其他科研、课题的机会相对少,论文上容易落后于其他老师。从事实验室建设的人也面临类似问题。

  因此,新的评价体系中,南理工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两个类别:教学为主型,实验教师型。

  “根据不同岗位的特点设立标准,可以人尽其材,才尽其用,老师们只要在自己岗位上安安心心干,把本职工作做好,就能有晋升的机会。”陈钱表示。

  职称“直达车”,团队负责人有推荐权

  除了扩充的四个大类别外,南理工还将科研为主类,再细分为科学研究、重大(工程)项目研究、科技成果转化三项,分别设立针对性的评价标准。

  陈钱表示,如此也是考虑到南理工的特点需求。例如,其中的重大(工程)项目研究中,就有“直评”制度的设计。

  “直评”是指:在重大(工程)项目研究中获得国家三大奖(国家自然科学奖、技术发明奖、科技进步奖或教学成果奖)中的任意一奖的团队成员中,团队第一负责人有权选聘其中一位成员直接晋升高级职务。

  “因为南理工承载很多国防项目,这些项目大多是团队在做。既然是国防,很多成果就涉及到保密,不能论文发表,所以这类老师在以前的评价体系中是不占优势的。而直评则看你在团队的实际工作中起到多少作用,而不单单考察你论文写了多少。”南理工人事处处长孔捷对澎湃新闻表示。

  堵平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于今年6月获得其团队第一完成人王泽山院士推荐后成为研究员。

  “为什么设直评,是因为拿奖不易,能拿到奖就已经证明一些基础条件是符合的了。”据堵平告诉澎湃新闻,获得直评资格前,他已经拿到了2016年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中总排名第5、校内排名第4的成绩。

  “国家三大奖我们学校有时候一年都拿不到一项,近十多年已经拿了十项,每项奖给一个团队,最多六个人,所以这么多年就六十多个人获得过这种奖。”堵平说。

  “直评”给了堵平及类似的岗位教师们“一个专门的通道,不用跟写论文的人去拼了。”而从学校层面来讲,也避免一些老师为评职称“自己找些容易写高层次论文的其他课题来做”,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学校科研大团队的形成。“所以这也是为了鼓励教师积极承接国家的重大项目,促进科研大团队的形成。”孔捷表示。

  同时,赋予团队第一带头人以直接推荐的权利,也有利于带头人组建团队,发挥团队的作用。陈钱对澎湃新闻表示,“以前是我反正只要完成几项科研,发好论文,照样可以评教授,跟团队有什么关系。”

  潜心教学、实验室建设,也能成为正高

  在南理工这样的工科为主学校,“纯教学教师占少数,但也是给学校做贡献,也要给他们创造一个发展空间。”带着这样的理念,孔捷带领人事处制定了以教学为主的老师晋升高级职称的申报条件。

  澎湃新闻查询到,该类评选条件中,论文的数量要求相比教学科研类有所减少,但对教学成果的要求增高。如,副高级要求有主持教学改革与建设项目、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奖、出版国家级规划教材、获评国家级精品课程等。

  “改革之前,评副教授的话要各种条件,对我可以说是望尘莫及的,因为我的精力主要是放在基础教学以及教学改革这方面,但现在就可以专攻教学了。”南理工以教学为主的老师许绘(化名)对澎湃新闻说。

  他(她)在学校每周承担着10个学时的课,还要准备教材改革、教学课题等“杂事”,加上“上有老下有小的压力”,这位40岁的讲师已经近3年来没有时间静下心来考虑论文的事情。

  但在这次增设的教学为主型副高职称系列评审中,第一次参加职称评审的他(她),因为在教学效果、课程建设和教材编写等方面的优良成绩,一次性通过副高评审。

  “我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。这样省去了职称的后顾之忧,以后我就兢兢业业搞教学啦。”许绘表示。

  同样的体会姜斌也有,他常年从事实验教学和管理,按照以往的评价系统,他需要做一些实验室以外的科研研究,才能积累晋升资格。但现在凭他多年在实验室积累的教学和研究成果,就评上了教授的职位。

  “改革最大的好处是多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选择,但并不意味换一个评价体系其标准就降低了。我会评价自己哪边工作更优秀,选择合适的晋升渠道。”姜斌对澎湃新闻说。

  “实验室对工科学校很重要,差异性评价是为了调动教师工作积极性、主动性,不同的老师拿着不同的‘票’就可以登上自己的职称‘专列’,只要在南理工工作好好干都有奔头。”孔捷说。

  当然,改革的过程也免不了艰难。孔捷表示,怎么让选出来的搞科研的跟搞教学的同级别职称的人水平相当,“这个是难点”。

  “就像你是做馒头的,我是包包子的,技术不一样,标准就不一样,我们要保证同等的职称含金量是一样的。”

  “既要考虑到每一个通道都有机会,又要保证水平相当,这个平衡点要找到,否则就有失公平。”孔捷说,今年刚实行的改革方案在未来实践中药不断完善。

责任编辑:霍宇昂